林城遥

  非人学园真好玩:-D
  (我爱二雷!!)
  “集合打团。”  “经济不够啊?”
  “听我的,团。”  “???”

《去你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一个清华白日做梦的故事☆


1.


  今天依旧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尚清华从床上起来,却摸到了个很久没有见到的东西,手机。


  “诶?”


  还在朦胧状态下的尚清华立刻就醒盹,起身打量着四周,是非常现代化的房间,干净整洁。从窗外望去,看见的不是雪原,而是高楼和对门晾裤衩的大妈。


  思考三秒钟,得出结论:他又穿越了,还不知道穿到了哪个世界观,但却是现代。


  “喂,系统,在吗?”


  系统没反应。


  “不能用吗...”


  “di——di——”


  手机传来信息声,尚清华拿起手机,颤颤巍巍的点开屏幕。


【恭喜您被北疆集团录用,请于今日上午七点半之前到人事部报道。】


  “北疆录用??”


  尚清华jio着,他这次可能得遇上漠北,如果他也穿过来,那简直太好,他还能教教漠北现代化物品的使用啥的;如果不是,那就只能见机行事,找找回去的方法。


  看了一眼时间,出门走到餐桌前,随手拿起一盒奶和一片面包,早饭就这些。


  叼着还剩一点的面包走到门口,穿好衣服系好鞋带,确认没有落下的东西——


  好的,出发!


2.


  每天早上,尼古拉斯.漠北.一世.都会从一百万平方米的大床上醒过来,并面对二百个女仆和管家,对此,他觉得自己非常平凡。


  今天的他像往常一样,起床,穿衣,吃饭,上班。


  当他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白净的小伙子。


  没错,是我们的菊苣。


  “大王?”


  哦看看这糟糕的称号,怎么能配上他尼古拉斯.漠北.一世呢?


  再不济也得叫声总裁。


  于是总裁大人就产生了一个标准想法:这该死的男人居然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爱了!


  “你,来给我做夫人,条件随便开。”


  “???”


  尚清华受到惊吓,他可能遇到了个假大王。


3.


  这是飞机菊苣活了这么多年以来,价值观崩塌最厉害的一次,他稍作思考,打算把面前这个“大王”的真名问出来。


  “呃..我是尚清华,敢问阁下贵姓?”


  “我只说一遍,听好。”


  “尼古拉斯.漠北.一世。”


  得,穿到玛丽苏里面去了。


  认清现实后,尚清华毅然的转身离开,刚一迈步,踩着自己鞋带,倒了。虽然他不想拥抱大地,但他更不想拥抱这个“总裁”。


  痛觉没有传来,看样子是接住了。


  “漠北”低头瞄了一眼尚清华,本以为他会待在自己怀里,没想到下一步他直接把自己推开了。


  “虽然这个人和大王长得一样,但感觉完全不一样,ooc要我命,合不来合不来。”尚清华如是想。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可以主动拒绝我的人!太神奇了。”尼古拉斯.漠北.一世这样想。


  “所以,你答不答应?”


  “条件随你开。”


4.


  不知道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中午,晴。尚清华和漠北坐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


  “我说总裁,你看你这多少好看胸大甜美依人的小姐姐你不要,你非要我这个又矮做饭又难吃的爷们呢??”


  “你和外面的女人不一样,你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


  “对不起我今天早上喝的酸奶似乎过期了。”


  事实证明,尚清华为了让总裁大人死心,已经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你看看,自黑这种事都做的出来。


  然而有个锤锤用啊!


  当初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该穿带鞋带的鞋,更不应该点开那条短信。


  看着总裁顶着漠北的脸说着ooc的话,尚清华在内心翻了个白银。


  “不仅这样,我还穷。”


  “我养你,你不需要上班。”


  尚清华一听,他认为是时候启用计划2了。


  “行吧,其实我刚才说穷是骗你的。”


  “我每天都坐着百万豪车上下班。”是地铁。


  “早饭中西搭配结合,营养不发胖。”油条豆浆。


  “午饭有好几十几个菜,吃饭的地方更是可以装下千人。”我爱食堂。


  “起床睡觉还有专门提醒。”手机铃声。


  “你看我需要您吗?”


  是的,计划二就是瞎扯,虽然都是真的。


  “漠北”这么一听,眼前人不缺钱,自己居然还拿钱来说话,属实不应该。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做夫人。”


  不应该就不应该吧,霸总不在意这个。


  “咳...”尚清华一口老血吐出来。


  合计着我搁这讲了半天一点用没有。


5.


  “砰——”办公室的门被猛的打开。


  进来的是凛光君。


  “你要多少才能离开我小侄子?”


   “您的全部财产。”


  尚清华喝了口茶,面如死灰。


  接下来估计就是你追啊我跑啊你追啊我跑啊你追啊我跑不动了然后我被软禁并且进行拉灯活动的狗血剧情。


  【脏话消音——】


  “......”站在门口的凛光君沉默了两秒。


  “祝你们幸福。 ”


  “噗——咳咳...”


  这么干脆吗?至少再挣扎一下啊,喂!


  尚清华想了想接下来的剧情走向,越想越上头。


  眼前突然一片黑,然后自己被人抱起,朝什么方向移动。


  不是要来强的吧??


  头碰到枕头,那种惊慌一下就来了。


6.


  “我靠靠靠靠!!!不要啊!!大王救命!!”


  尚清华一个激灵坐起来,把躺在一旁的漠北吓了一跳,他以为尚清华又做噩梦了,就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把他抱住,轻拍后背,带往自己的身边。


  “在,不要怕。”


  尚清华这才明白,那可怕的狗血剧情是个梦。抬头,正好可以看见漠北像平常一样,平静,让自己感到舒服的脸。


  果然还是自家大王最好。


  毕竟...


  “邪魅嗜血霸道冷酷的总裁设定太可怕了啊我(消音——)!!!”


  还有一点,就是大王不会用强的。


《寻找爱情的是星月还是柠檬》

1.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人们信奉着伟大的神明,同时也信奉着伟大的圣女。但有那么一群人,她们既不相信神明,也不相信圣女,在她们眼中只有自己的魔法和黑猫,他们是巫女。其中有一位圣女和一位女巫,分别是“冰界领主”安莉洁和“星月魔女”凯莉。


  为什么要单独说她们俩?是因为她们造就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先例——圣女和巫女的相爱。


  她们本应该为敌。


2.


  “我喜欢你!!” “诶?我...我也!”


  “啊啊...为什么人类面对爱情这东西就会脸红心跳?”


  在一个阳光正好的下午,“星月魔女”凯莉手里拿着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坐在她的星月刃上,在屋顶上低头看下面两个互相告白的情侣,感叹无比。


  “爱情...真的有那么神奇吗?”那么也可以让女巫的心感到温暖吧。


  “啊啊,烦死了。”


  凯莉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去找一下自己未来的也许不存在的爱情。


  “喵~”


  “嗯?怎么了,老骨头?”


  她抱起一下就跳到她身上来的黑猫,笑着问。


  “喵呜~”


  这只猫陪伴了她很多年,从她做的魔女的那一刻开始,到她如今,她也看出来了这只猫不普通,毕竟能和女巫同活这么多年,想了想,给他取名“老骨头”,她认为这个名字挺可爱的。


  “你也觉得我该找个情人了是吗。”


  “喵——”黑猫伸长脖子叫了一声,顺便蹭了蹭凯莉的手。


3.


  “喂,你爱本小姐吗。”


  “你在说什么?”


  凯莉一脸“我好无聊”的表情看着面前的猛男,等待着他的回答。


  “大白天的,你就不怕我?”


  说完那位猛男就要往凯莉脸上打,当然,被她用星星给打回去了,划出了几道口子。



  “....”


  哦,猛男先生不是强者,他是个弱者。



  强者从来不打女人!不是因为打不过!真的!


  看着那位落荒而逃的先生,她倍感无趣,刚才已经是第十一个被她问跑到人了。


  并不是打到他逃跑。


  “你听说那位圣女大人安莉洁了吗?她的占卜超准的!!!”


  “我知道的,前天我去占卜,今天就实现了!”


  “嗯?圣女安莉洁?占卜?有点意思。”


  凯莉抚摸着腿上的黑猫,勾起浅浅的微笑。


4.


“那么,你就给本小姐算一算,我的爱情在哪里好了,圣 女安莉洁。”


  凯莉从星月刃上走下来,嘴里重新含着一根棒棒糖,把脸贴近安莉洁,看着她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安莉洁也不甘示弱,直直的盯着凯莉。


  “你的灵魂深处...充满了冰冷与黑暗。”


  如果都是美好的幻想的话,她又为何去称为巫女呢。


  “啧,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


  她们对视了三秒钟,之后安莉洁开始了她的占卜。


  不一会,她抬起头,重新望向凯莉的眼睛。


  “占卜说——近在眼前。”


  “什么近在眼前?你说清楚。”


  安莉洁眨眨眼,她没有给出任何答案。


5.


  占卜说的话她也不是很理解,但是要让她这个巫女爱上圣女?不大可能,你要是说让她一天...不,半天不吃糖那还有点可能。


  然而之后的凯莉每次出门,就一定会遇上安莉洁。在教堂顶端赏月...巧了安莉洁在那里祈祷;在市场买卖...巧了安莉洁在那里散步;在森林狩猎...巧了安莉洁在那里收集露水。


  “喂,你干嘛跟着我!!”


  “我只是按照占卜行动而已。”


  “所以说...?”


  安莉洁看着凯莉,冲了上去,并用她的嘴覆盖住凯莉的嘴,留下了她身上淡淡的柠檬味道。

 

  柔软度完全和她带刺的性格不符呢...安莉洁想。


  “你...”


  等到安莉洁放开她,她微微吃惊,这算什么?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占卜,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只是。”


  凯莉看着满脸认真的安莉洁,咽了口唾沫,做出了她人生中第一个不经过思考的决定。


  她应了。


  尽管她事后总会后悔她现在做的决定,但说话要算话。


  其实圣女根本不会在教堂顶端赏月。

  也不会在吵闹的市场散步。

  更不会收集没有用的露水。


  她设计这么多的巧合,只是为了更多的见到她心里的凯莉。

 

  就像很多个合理的发展,她们是对方的童年玩伴。


  然而她们分开了。


  分成了巫女和圣女。


  巫女不会记得什么,何况凯莉这种可怜的孩子。但没关系,安莉洁替她记得。


  天知道安莉洁抬头看见凯莉时,她有多开心。


  “如果神明说圣女和巫女不能相爱,那么我会违背神明。”


  “到那时候有本小姐帮你,管他是什么呢。”


6.(小剧场)


  “凯莉...你在干什么?”


  安莉洁把饭端上桌盛好,转身看见凯莉坐在沙发上,死盯着眼前的糖,却不吃它们,这可不是她的行为。


“闭嘴,我在挑战半天不吃糖。”


《记一次谈话》



  “北疆好冷。”


  漠北正殿外,一魔族姑娘坐在桌前,用手轻抚落下的雪。


  “喝杯茶暖暖吧。”


  身旁另一位是年龄稍大,仿佛看透一切般的美丽女人。


  “你在开玩笑。”


  她把茶推到一旁——北疆的魔用不着保暖。


  “那是谁?好弱的样子,但看上去完全不冷。”


  抬头,远处一人映入眼帘,那人没有魔的气息,也没有妖的气息,却完好无缺的行走在北疆领域,不寒不抵。


  “嘘——你动不得。”


  面前的女人做了个手势,低下头饮茶。


  “我没这么想....他身上没有妖魔的气息。”


  姑娘提出自己的疑惑,等着她的解答。


  “那是北疆夫人。”


  “...意料之中...”


《回温,谷雨》



【将军x采药人】

【不正经写糖,笑一笑就过去了】


1.

  尚清华,一名普普通通的采药人,生活自在逍遥。早上去山林中采药,午时按配方配药,傍晚去深山中挖菜,时不时还写写书,或是跟他的好友交(lao)流(ke),这样的生活着实让人羡慕——谁不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呢?更何况还是尚清华这种只要有书看有人陪还饿不死就能舒坦的人。

  而这种舒坦儿的日子,在某一天突然就到头了。


2.

  那一天他像往常一样,背着竹筐,拿着书卷,哼着春山恨的小调,轻松愉悦的进了深山。刚找到一颗长得比较好的药草,还没蹲下呢,就被旁边一个死活不知的玩意儿吓了一跳。

  尚清华随手捡起一根木头棍,扒拉两下衣服,嗯...这个他认得,是北疆的做风;按了两下胸口,嗯...还行,是活着的;拍了两下脸,嗯...睁眼了。

  “诶!?”

  “......”

  他作为一个采药人,以前自然在书上看到过许多关于人的知识,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各种各样越来越扯,但还是有些比较靠谱。人死后突然睁眼,这属于正常现象,不怕;人死前全身冰凉,这属于正常现象,不怕;人死了不会复生,这他妈是废话,不管。

  可是不管是那本书,都没有写人手脚冰凉不知死活的时候会突然睁眼吓你一跳,然后一直注视你。

  “你是谁。”

  “呃...我就是个路过采药的,那什么...你要是没什么大事就快点下山吧,山里的东西稀奇古怪,说不准哪里就会有一条蛇。”

  说真的,尚清华表面是想劝他下山,但内心却是极为复杂。

  如果你不管干什么动作都会被一个人死盯着看的话,你也会有这种感觉。

  僵持了大概三四分钟,对面的人一下就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尚清华壮着胆子去尝试了一下摇醒他,却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

  “得...进山采药药没采着,倒是捡了个麻烦。”

  说罢,尚清华背起那人,一步步往山下走。

 

3.

  等他们回去,已经是中午了,把人往床上一放,转身进了厨房,生起火把锅里剩下的几个豆沙包热了热,放到了床头,紧接着去找了几份方子,顺带煎药降温。

  回房一看,醒了。

  “我叫尚清华,你呢?”

  “.....”

  “算了,把包子吃了,过一会再把药喝了,然后我给你上药。”

  之后尚清华跟他说了很多话,问什么都都有,但他依旧不声不响,低头思考着什么,除了和尚清华交流以外,其他还算是安稳。

  “漠北...漠北君。”

  “啊?”

  “多指教。”

  “哦...”

  是该说反射弧长呢?还是该说惜字如金呢?

  果然还是自有的一种警惕性吧。


4.

  自漠北君来到这里,约有了小半年。

  在这段时间里,他变了不少。

  漠北学会了如何待人,知道了怎么采药,甚至还懂得了洗衣做饭,教会了尚清华打猎和一点兵法。他觉得在这里的日子每天都很和平,既不像战场那般激烈,也不像家族里那样烦躁。

  没有扰人的战火,没有骇人的皇姐;只有清净的林子和满身希望的尚清华。

  他其实可以回答尚清华的关于家族地位的关系,他不想 。

  他其实早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北疆,不必自己独立,更不用动手劳作。

  可一旦回去,他就好像是谷物没有了雨,最终坏死在地里。

  以前,他恨透了那个让他负伤的敌人,让自己遇见了这么平庸的人,没有征战的气魄。

  现在,他有点感谢那个让他负伤的人,让自己接触了如此平凡的人,对生活饱含憧憬。

  友谊和亲情吗。

  不应该是这种感觉。

  他的母后忘了教他,爱是什么。

  是简单还是难,不好说。


5.

  “大王,我们总算找到您了,跟我们回去北疆吧!”

  北疆的将士终究还是找到了漠北君。

  “大王,我回来了,山上今天有很多菜,我...”

  尚清华推门进来,抬头看着屋里的一堆人,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要走?”

  “嗯...”

  漠北君短短一个音节,急促无情。

  尚清华低头,大概几分钟,随后抬起头把背上的竹筐塞进他怀里,最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山上今天有很多菜,我带过来给你送行吧,记得多回来看望我。”

  山上今天有很多菜,我想和你一块吃。

  “...再见。”

  就在这个时候,漠北君和尚清华各自觉醒了一些特殊的想法。


6.

  谷雨时分,谷物丰收,雨落。北疆平定,王权稳定。北疆尊上漠北君,今日无心上朝,驾车出宫。

  往城外山林寻隐居人士,名为尚清华。

  寻到,欣喜万分,即刻带人回宫,奉为后。

  即日起,北疆回温,无寒。

  宫女曰:“神奇。”


《最后的最后,你猜怎么着了》

【没刀成功,有点甜...】

【7;00】


1.

  学生时代的人总是懵懂无知,爱情一词显得是那么遥不可及,却又是那么触手可得。

  每个学校总会有一个两个闪闪发光的人,也总会有一些常驻中游的路人。

  漠北君是其中一个,尚清华也是其中一个。

  漠北君是个年纪学霸,尚清华是个无名路人。

  他们本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直到那天,尚清华在路边拐角看见了一群人围攻另一个人。

  然后尚清华也被卷了进去。

  他作为一个不锻炼,不跑步,体育应该大概可以及格的人,绝对受不住。

  “诶诶诶不是大哥们你们打和我有个毛线的关系啊!?别别别别打啊!!!”

  尚清华用手护住头,顺势蹲到墙角。

  过了好一会,他们才停下来。抬头看见的,正是年纪第二漠北君。这个时候,那为好学生,正在一杠四。

  嗯...学习成绩好,人帅,高冷,能打,有女生追,这种男生...简直就是他尚清华的天敌!!!

  “吓傻了?”

  漠北君凑到尚清华的眼前,两人对视。

  “啊...哈哈...没,没有!”

  尚清华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漠北君看他也被打了,就拽上他的胳膊。一旁被打的那个人,看人已经解决了,一下就跑了。

  “医务室。”

  “啊...谢谢。”

  漠北君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想带这个人去医务室。

   “算是帮助别人。”

  他这么想。


2.

  “那个傻子走路撞柱子会撞到满身包?”

  医务室的爷爷给尚清华简单作了处理,然后递给他一瓶碘伏。

  “处于各种原因...谢谢您了。”

  尚清华关上医务室的门,出门撞上了漠北君。

  “没事吧。”

  “你在这干嘛,关心我?”

  尚清华有点受宠若惊。

  “......”

  漠北君转身就走。

  在这之后,他们俩无时无刻都能遇到。

  在餐厅,他们因为人多挤到了一桌。

  在图书馆,他们共同拿了同一本书。

  在自习室,前脚刚进入教室,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甚至在宿舍,漠北君都能看见出来借热水器的尚清华。

  由于无时无刻的相遇,他俩干脆就混在了一起。默契度也挺高,一个眼神,一个短句,一个词汇,能把对方的心思看的清清楚楚。

  只不过尚清华不怎么理解优秀生的世界。漠北君也不怎么明白如此弱小的原因。

  他俩就这么越混越熟越混越熟,一直到了第二年春天。

  随着刚入门学妹的攻势,漠北身边一直有女孩子围着,书桌里也放着很多女生悄悄送的东西。

  尚清华看着被漠北一堆一堆塞进垃圾箱里的信,吃着一盒一盒女生送给漠北的零食,毫不愧疚。

  “这就是第二名的世界吗,零食放到眼前都不要。”

  尚清华如是想。


3.

  “请帮我把这个交给漠北,谢谢!”

  “那个...请帮我转交!”

  “帮忙。”

  ......

  尚清华看着一窝子让他帮忙的学妹学姐,爽快的表示接受,然后在午休时通通塞给漠北君。却是只看了一眼,把零食之类的小东西留下,再次把剩下的信看也不看就扔掉。

  “以后接到这样的东西,扔了就好。”

  “你不看?都是学姐学妹们的心意。”

  “....我不想看她们的...”漠北君拿起一本书,之后便没了声音。尚清华凑到他身边坐下,靠在他的身上,玩着片叶子。

  “希望明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能少一点。”

  “......”

  漠北君的心,逐渐向尚清华打开;到底是什么时候?是第一次与他相遇,还是第一句互相问候,又或者是尚清华不久前是一笑?

  绝对,是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是自己的兄弟,又有什么关系。

 

4.

  第三年,学业变重了不少,尚清华仍然是那幅阳光的样子,漠北君也和以前一样,不接受除了尚清华以外的任何人。

  除此之外,漠北君去年寒假开始有了咳嗽这种小病。

  起初以为没什么,就没吃药,一直到现在,他的病已经快速发展,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学习。

  尚清华每次都会被他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吓到。

   “没事吧,最好去医院看一看。”

  “不用。”

  学期过了一半,漠北的病开始影响他的睡眠,连带他的上铺。

  尚清华第七次让他去医院,漠北君第七次拒绝。

  直到咳出来的是血,随后倒在地上时,他才支撑着自己去医院检查。

  很不幸检查出来的是癌症。

  真的很不幸。

  他的青春还没开始挥洒,他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就这样消逝。

  “能治吗。”

  “你指望治好晚期是吗。”

  医生决断的话,彻底使他掉入深渊。

  他还没有向尚清华表明心意,还没看够尚清华的笑。

  只可惜他的命不够了。


5.

  “尚清华,你过来。”漠北君向尚清华招手。

  “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

  尚清华放下手里的试卷,走到漠北身边,抬头看他。

  “我要走了。”

  果然,尚清华的眼睛,不管看多少次都不想移开视线。

  “去哪里?还会回来吗?”

  尚清华皱起眉头,抓住漠北的手。

  “你等我。”

  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抬手摸了一下他的头,说要等着他。

  随后迎来的,是沉默和漠北的咳嗽声,沉重尖锐。尽管他努力掩盖,但尚清华不是傻子。

  他能看出来,能听出来。

  “我等着你,大王,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6.

  漠北君在手术之前,托人给尚清华带了封信。

【致尚清华:

  我喜欢你,是爱的那种喜欢。

  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离开,对不起。

  我走了以后,别来找我了。

  把我说会回来看你的话忘掉。

  你或许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

  那个人把信带到了,却没有说姓名。

  尚清华接过信,是一封包装很漂亮的信,刚想拆开,却想起了漠北君曾经说过的话,尚清华没有伸手去拿。

  “以后接到这样的东西,扔了就好。”

  不只是因为这句话,而且他还有一种拿了就会失去什么的感觉。


7.

  封存在抽屉里的那封书信,至今没有被打开。


  尚清华还固执的认为,漠北会回来。

  他揉了揉白发,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我呢。”


《冷酷魔君带娃记》



  洛冰河的手下中,有一个帅炸天的男人,他的名字叫漠北君。


  漠北君的家里,有一个可爱到爆的夫人,他的名字叫尚清华。


  他们于五年前不知咋的一不小心喜得贵子,一男一女,沈清秋表示真是可喜可贺,没有白费他的一片苦心。


  这男娃娃我们暂且叫他漠小八,长得特别像尚清华,平日里厨房书房到处跑,隔壁的奶奶表示这孩子肯定是吃可爱多长大的,楼上的姐姐认为长大了一定是个三好少年。


  女娃娃呢我们可以叫她尚小九,虽然她长得像漠北君多一点,小孩子家家就已经继承了他父亲的冰山气质与制冷技术,一到夏天那叫一个凉快啊~完全不用买空调了好吗!


  而现在,小清华坐在漠北君面前,他们两眼对视,你瞅我我瞅你。


  嗯,大号冰山和小号冰山的碰撞。


  至于尚清华?他在十分钟前就已经带着包出门去签售会了。


  所以我们标准的霸总漠北大大,就要自己带娃自己做饭了。


  保姆?呵,没有那个保姆会承受得住漠北的眼神。


  速冻人肉了解一下。


  “爹爹,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漠小八拽着漠北的衣角,打断了父女俩的制冷活动。


  “怎么,饿了?”


  “不是哦,就是...我刚才想做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锅里出来的是黑色的煤炭块。”他的手指向厨房,那个方向,正在冒出呛人的烟。


  “爹爹,糊了。”


  尚小九一脸『爹爹啊我好饿』的表情,看着内心混乱的漠北君。


  而漠北拍了拍漠小八的头,起身走向厨房。


  周围的烟让漠北发现事情有点不妙,抬手打开油烟机,顺带着关上煤气,看着漠小八嘴里描述的“煤炭”。


  这玩意,应该大概绝对是尚清华昨天买回来的鸡柳。


  漠北把锅里的东西倒进垃圾桶里,刷锅准备做饭。


  做什么呢。


  『做煎饺吧。』


  火候正好,锅也热了,漠北君刚准备放饺子,突然发现了一件特别特别重要的大事。


  他...不会做饭啊...


  毕竟平常一直都是尚清华做饭,漠北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办公室里,再说了...


  外卖这么方便不健康的东西,尚清华为了漠北,才不会让他买。


  思考再三,漠北君决定带两个孩子去商场逛一逛。


  “爹爹,我们下楼吗?”


  “嗯。”


  “我饿...”


  “下楼吃饭。”


  到了商业街,漠北君带他们去吃自助餐。


  吃完饭的整个过程也是比较辛苦。


  拿餐时,尚小九拿了一桌子的甜食,中间还吃了几个甜筒,想再拿的时候让漠小八阻挡。


  吃饭时,漠小八中途拽着几个厨师跟在后面问做法,然后被尚小九拦住。


  结账时,漠北君的表情毫无波澜内心却很复杂,并决定以后带孩子出门一定要带着尚清华一起。


  果然,能管住孩子的还是充当母亲角色的那个啊...


  吃完饭后,他们就回了家。


  不回家的话,明天的热点就极有可能是以下内容↓


  【震惊,某知名公司总裁竟屈服于两个五岁小孩的手下!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换谁都不会想看见的!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两个孩子趴在阳台的地毯上共同读一本书。


  而漠北君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喝茶看文档。


  “爹爹,给我们读书吧——”


  两个孩子喊着,带着书坐到了沙发上。


  漠北叹了口气,把书翻开,读起了故事。


  那本书是尚清华写的,记录了他们美好却又短暂的青春。


  【我和他的相遇,似乎是碰巧,却像极了命中注定,明明只是对视,却觉得那么一双冷漠又漂亮的眸子里,很久很久以前就早已经见过...】


  到了晚上,尚清华回来了,打开门口的灯,喊了一句“我回来了”,却没有看见一定会跑过来迎接他的两个孩子,换好鞋走进来,发现他的挚爱和他的珍宝躺在沙发上——漠北怀里搂着漠小八,地上漠小九抱着书,盖着他的外套睡着了。   


   “真是的,睡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啊,会感冒的!!大王!!”


  被尚清华的喊声吵醒,漠北君睁开眼,随后小心翼翼的抱着两个孩子去卧室,然后走出来,突然一把拉过尚清华,抱紧。


  “怎...怎么了?”


  “累。”


  尚清华微微一愣,原来他的大王也能对他摆出这么柔软的一面,笑了笑,说道:“辛苦了,大王。”


  “嗯...做饭吧,我饿了。”


于是我还没写,抱歉咯~

安定峰鸽子窝:

【漠尚虐文大比拼】
糖吃多了会蛀牙,吃点刀子有益身心健康
安定峰鸽子窝虐文活动第一次宣传!
下周六请接好刀

00:00《大王看我精分之戏精的养成》 @熙熙敲阔耐
7:00《最后的最后,你猜怎么着了》 @林城遥_
10:00《冰山皇帝和他的不受宠小娇妻》 @175cm的尚清华
14:00《尚清华:医生我还有救吗?》 @乔木峥嵘
15:00《滑稽峰主回家记》 @沧海为水
17:00《好鸟纪事:这位樱花小哥哥请留步》 @李一一今天勉強了嘛
18:00《大王,睡吧梦里有我》 @冰瞳
19:00《撩人过客你别跑》 @阿笙&
20:00《委屈到变形》 @若水卿安
22:00《我给你跪下了,让我试一次行不行》 @wuki丫
23:00《尚清华变成老狗逼了?!》 @叶璃

《现代日常:原来我站错cp这么多年》

【漠尚情人节12h活动,6:00】

【声优设定/直播梗/欢脱日常向】

【情人节快乐!这次活动可以说是很开心了!!】

—   —   —   —  —   —  —   —

1.

  尚清华,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声优,圈名叫做[向天打飞机],不用说你也能领会,这是个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屌丝气息的名字。你觉得他是个大叔肥宅?不你错了,他本人的声音特别的好听——书生气中带着几分上扬,标准的楼下学弟类型,戳了不少人的心口上!

  可惜的是,这么个适合配纯情弱气受...啊不是!温润如玉的角色的人,却天天嚷嚷着要配反派!说起原因,就是因为他有个搭档,主要负责翩翩公子的类型,于是尚清华就想,你配这个我也配这个,一失误岂不就太没有面子了吗!就好比你出cos却与别人装角色的感受,一模一样。

  他的搭档?啊啊...名字叫做沈清秋,圈名?

  [绝世黄瓜]。

  想不到吧,是啊我也没想到。

  现在长得好看声音好听的人可能都喜欢用品如的id吧,这难道就是强者吗?

  所以,他们都工作室每天都能看到两个圈名和相貌完全不符合的人互相揭短。

  而最近出了点意外,那就是每回收工之后都会陪着尚清华去吃饭的沈清秋居然不去了!

  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尚清华打算去寻找答案。

2.

  “呜哇——可算是配完了,瓜兄一会去吃自助餐吗?”

  尚清华手里拿着稿子,把耳机拿下来放到桌子上,转身看向身边的沈清秋,他一脸“我不想去我好累但我还是要装”的表情,淡淡的回了尚清华一句话。

  “不去了,一会我还有事。”

  虽然沈老师的表情一本正经特别真诚,但尚清华还是不信。

  有什么事情比和自己的基友出门瞎浪还要重要吗!

  “那你今晚的直播还播吗?说好了连麦的。”

  “当然播了,不说了我先走了,时间快到了。”

  说完,沈清秋拿起包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没能找机会跟上去的尚清华决定今晚借连麦套话。

3.

  “唔...到时间了,各位好啊!”

  【尚老师晚好!】

  【飞机菊苣晚上好!】

  【今天跟沈老师连麦,快乐!】

  【总感觉今天的菊苣要翻车】

  尚清华向屏幕挥挥手,然后打开摄像头,并连上沈清秋的直播间。

  “瓜兄瓜兄,你在吗?我连上了。”

  另一边的沈清秋现在其实是很焦灼的,因为他上一分钟刚想起来还要和尚清华连麦,下一分钟就到时间了,他便手忙脚乱的开启直播间,此时此刻,他左手端着颜料盒,右手攥着各种笔刷,身后似乎还有个人。

  【哇今天有福了!沈老师画画尚老师闲聊!】

  【直播间没白蹲!】

  【沈老师身后的是谁?】

  【Σ( ° △ °|||)︴不简单!】

  【Σ( ° △ °|||)︴!】

  【Σ( ° △ °|||)︴】

  【肯定是朋友!对不对啊沈老师!】

  直播间里有些拿望远镜看直播的粉发现了沈老师后面有人这一点,尚清华也看着弹幕,也凑上去仔细看,看了半天,尚清华一拍桌子,喊了出来。

  “冰哥!!!”

  【!】

  【什么冰哥!?!】

  【我靠飞机菊苣是怎么看出来的Σ( ° △ °|||)︴】

  【这两位老师居然在我有生之年同框了!】

  【是我想的那个冰哥吗!搭档漠北的那个冰哥!】

  “我可以了,久等了各位,我这边比较杂...”

  “......”

  沈清秋看着弹幕陷入了沉思。

3.

  其实沈清秋今天本来没想露脸,就寻思着连个麦聊聊天,画个画,毕竟今天冰河回来看他了,就想多陪一会,带着他一起播,没想到开局翻车,摄像头没调好。

  “瓜兄你那边是冰哥没错吧,我说你最近怎么不跟我出去了,原来是他回来了啊。”

  尚清华看见沈清秋愣住,也就明白了,瓜兄瞒着自己冰哥回来这件事!而且这说明什么?漠北君也回来了!!

  “呃...咱们开始吧,今天你不是要回答私信吗。”

  【出现了,沈老师非常生硬的扯开话题】

  【扯开话题天天有,一直播就扯话题哈哈哈】

  【你们不好奇尚老师的私信箱里都有什么吗】

  【我感觉都是些过不了审的东西】

  【闭嘴吧你,太过真实】

  “好好好我不问了,那开始吧,你继续画。”

  “嗯。”

  尚清华点开他的私信箱,随手翻了几个,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问:尚老师和沈老师有没有关♂系]

  [我问一下您对您和沈老师的cp怎么看?]

  [尚老师缺男朋友吗!]

  [沈老师要男朋友吗!]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和瓜兄就是普通的死党,我不缺男朋友!瓜兄有男朋友啊!”

  “咳咳...”

  此话一出,沈老师拿茶杯的手,胡乱颤抖。

  【劲爆!!精彩!!但我有一种我吃的cp凉了的感觉】

  【尚老师方便透露吗】

  【等等!不缺男朋友...尚老师有男朋友!】

  【热搜预定:两名声优直播出柜!】

  【上面的魔鬼吧哈哈哈】

  [我是民政局我自己过来了 送出 节奏风暴]

  尚清华和沈清秋看着刷起来的弹幕,内心复杂。

  一旁的洛冰河看着沈清秋,突然就把自己的手搭在了沈清秋拿笔的手上。

  “师尊,等一会陪我一起共度今宵可好?”

  【哇哇哇!渣反声线!吹爆冰哥!!】

  【这真的是冰哥啊尚老师好眼力!】

  【共♂度♂今♂宵】

  【不行了我要站冰秋】

  【带上我!】

  【+1!】

  【所以尚老师无意间透露出了很精彩的事情是吗】

4.

  之后的直播无非就是一群迷妹们吹冰秋,一群男粉们陪着尚清华看私信,中途刷刷礼物干嘛的,私信也大多都是关于下次广播剧啊,后续啊,同人啊,下一次的见面会什么时候之类的问题,他大部分都统一回答了。

  尚清华弄完私信,沈清秋画完画已经比较晚了,他们就关了连麦,沈清秋那从画画变成了聊天,冰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尚清华这边是开始配一些睡前小故事。

  “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我们只...”

  【怎么了飞机菊苣?】

  【继续啊为什么不念了?】

  【进贼了!!】

  【别是个预言吧】

  【尚老师开灯吗】

  【老师为了省钱连灯都不开。】

  “好像有人敲门吧,我去看一眼,等会我啊各位。”

  最好不是进贼了!

  尚清华起身,走向门前,他一直有个不太好的习惯,那就是不喜欢开灯——我怕黑和我不开灯有什么关系吗?

  可以说是非常任性了。

 

5.

  周围黑漆漆的,墙上的钟表指针指到八,尚清华穿着拖鞋,顺手拿了件外套就跑到门前,口袋里还有一只钢笔,从猫眼里往外看人。

  “这也没人啊。”

  没看到人的尚清华转身要走,但是他听到身后似乎响了一声,紧接着就有一双手把他抱起来,这一下把他给整懵了。

  “你...你是谁啊...我告诉你我手里有利器的啊我告诉你!”

  那人没说话,就这么摸着黑走向二楼,打开尚清华的房门,把他轻轻放在电脑桌旁的椅子上,自己坐在床上。

  尚清华:???

  你能体会吗,一个人大半夜来你家,你没看清他是谁,然后他能打开你家的门,还能不开灯就找到你房间并把你放到椅子上。

  “你是谁为什么对我家这么熟悉??”

  灯被打开,房间里瞬间亮起来,尚清华这才看清那人,这不就是他家大王漠北君嘛!

  而一直都没关过的直播间就很快乐了。

  【尚老师:我是谁我在哪这是谁家?】

  【噗,原来是漠北大佬啊哈哈哈】

  【幸亏不是进贼...】

  【就是啊,幸亏这是漠...】

  【嗯???】

  【为什么他会有尚老师家的钥匙??】

  【为什么他可以摸黑找到尚老师的房间??】

  【我打赌敢坐在尚老师床上的一是沈老师二是漠北君没有三。】

  【哇隔壁沈老师进来直播间了!】

  【四位同框,今天我才发现我站错了cp】

 

6.

  “呃...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下了,各位再见!”

  【1551我刚来尚老师就下了】

  【希望明天的见面会可以见到尚老师qwq】

  【希望明天可以见到沈老师qwq】

  【希望明天不会取消活动qwq】

  【尚老师拜拜!】

  关了直播间,尚清华这才正对着漠北君的眼睛,等待着他的说法。

  “大王...你怎么回来了?冰...尊上不是说得下个月吗?”

  漠北君看着尚清华还没缓过来的样子,觉得挺好笑,就走过去抱住尚清华,顺便亲了一口。

  “我想你了,就回来了,不行吗?”

  尚清华被漠北君的低音迷的不行,就回抱住漠北,挂身上不下来了。

  现在的漠北可是把尚清华可宠上了天,只要在自己的接受范围内,就全都无条件接受!

  当然了,破例也不是不可以。

  “睡觉了。”

漠北一把拉过尚清华,尚清华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发烫了——是睡觉呢,还是过不了审的睡觉呢?

  好吧...事实证明,之后的事情,是尚老师的私信箱一样过不了审的睡觉。

7.(附赠)

  第二天的见面会,两对搭档正好同一会场,就来了个真正意义上的同框,只不过沈老师和尚老师的特殊待遇:沙发零食小桌子,是很多人意料之中的事情。

  可喜可贺的是,今天的热搜不负众望!

  [两位知名声优同时宣布恋情,粉丝纷纷表示祝贺]

嗯哼

安定峰鸽子窝:

漠尚情人节12h活动

0:00——手套与做饭 @熙熙敲阔耐
2:00——转角遇到爱 @阿笙&
4:00——星星 @叶璃
6:00——原来我站错cp这么多年 @林城遥_
8:00——暖望 @林老庄主
10:00——北疆唯一的温度&大王,情人节快乐 @175cm的尚清华
12:00——情人节礼物 @挽衾
13:14——我喜欢你 @喵哒_233
14:00——一个怂包和一个酷哥的爱情故事 @乔木峥嵘
16:00——画手 @无惑
18:00——凯旋 @孤独的美食鹤
20:00——盛宴 @白色衬布
22:00——画手 @颜十六